天地人和演艺-九十王毓宝 继续唱响天津时调
2016-02-20 15:34:1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生于1926年的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,在去年年底已庆贺了九十大寿

天津的老例,贺老者寿是逢十而先庆九。生于1926年的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,在去年年底已庆贺了九十大寿,而其子刘小凯编撰的大寿贺礼——《天津有个王毓宝》一书,“拖沓”到今年1月下旬才举办签售会。擎天津时调大旗的王毓宝当然是“津门一宝”,“祝老太太健康长寿,有机会能和观众见见面,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还能唱上两句,让大家伙再痛痛快快地喊上一句——‘好!这大约就是天津曲迷们对于“幸福是什么”的定义之一了吧。

腊月近年,记者登门拜访了这位90岁高龄的曲艺大家,一边看她含饴弄重孙,一边听她说说从艺往事、时调旧闻,属于王毓宝的天津记忆缓缓流淌。

老小孩儿的真性情

儿子刘小凯讲述母亲几则轶事,可见老太太为人为艺的性情。

一家人还住常德道那会儿。一天,刘小凯下班发现平时应该在家的妈妈不见了。找了一圈,发现老太太正和平时在这片儿扫大街的清洁工大姐在一起烫头。儿子问:“您认识?”老太太回答,不认识。那为嘛——“人把咱这里扫得那么干净,我也不知道怎么谢谢她。一看她头发乱糟糟的,我寻思咱也给她做做清洁吧,我们姐俩就一起去烫头了。”

刘小凯也是曲艺团的乐队演员,也为老太太的徒弟们伴奏时调。老太太问儿子徒弟演得怎么样时,挺好挺好——刘小凯都是统一的回答。有一回,老观众向老太太反映,徒弟的演唱有些问题。老太太勃然大怒,指着刘小凯就卷:“你怎么骗我!你对艺术不负责任。”给徒弟传授技艺时,老太太从不藏着掖着,这也是她最严厉的时候。

老太太出席活动必有儿媳陪同,一是照顾身体,而且还得盯着吃的“注意”。老太太爱吃辣的,爱吃肥肉,可现在心脏都做支架了,就得忌口。原来家里常备着桂顺斋的白皮儿和起士林的西点,“现在也就能吃些软和点的蛋糕了,连黄瓜都要打成泥儿。”老小孩儿——岁数大了,生活习惯在改变,也有不变的:每天下午准时听天津广播文艺频道的曲艺节目,“那会儿,总是微笑着。”

上台前抽烟只是“习惯”

曲艺界都有很多传说,关于王毓宝的就有不少,其中有一条就是关于老太太抽烟的。大意是说,老太太每次上台前,必然点上一棵,那边台上乐队都演奏起了过门,上场口这儿,老太太深深地吸了一口后再掐掉,然后迈步走到舞台中央,在观众碰头好的喝彩声中开始演唱,头一句必然响遏行云,又得一句叫好——于是,这王毓宝上台前抽烟就被传得神乎其神。“已经戒了十几年,身体不允许抽得那么勤了。”老太太也打趣,后来的剧场不是也规定禁止吸烟了么。其实,抽烟远没有那么神奇,在老太太看来,抽烟只不过是个习惯。儿子刘小凯爆料说,他听说的是,母亲抽烟完全是和父亲谈恋爱时,父亲要抽烟,和妈妈客气了一下:“你,来一棵?”没客气的王毓宝也就接过一棵,得了,就开始长达几十年的“习惯”了,与烟的所谓“神奇”无任何关系,但倒是也证明了老太太真的有天赋好嗓子。

不埋没好嗓子,就得有大胆子,说白了就是敢唱。王毓宝的父亲王振清虽然是个油漆匠人,但会弹三弦爱唱时调。当年河北大街石桥西胡同的巷口道边,一到夏日傍晚,就能看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弹弦歌唱,后来还有个五六岁的小姑娘,也在其间亮上这么一嗓子,闻者无不惊叹。这小姑娘就是王毓宝。到了7岁时,王毓宝就被父亲带着走票——当时的天津风俗,农历七月十三为剃头行业祖师罗祖诞,七月十五为盂兰盆会,都要邀请时调票友演唱,“当时的走票也就顶多算应酬和义举了。”王毓宝到了13岁正式登台,因为要开始养家糊口了。王毓宝的第一个时调师父就是父亲,同时还有四位都是“毓”的师姐妹:师姐王毓珍,师妹二毓宝、魏毓环、王毓儒。当时的曲艺演出已从撂地进入书场茶社。西门外大街的会友轩专门演时调,而王毓宝初登舞台之地就是后来因坠子皇后乔清秀进津演出而成名、有着“河南坠子发祥地”、位于侯家后小马路鸟市(今大胡同爱华里)的玉茗春茶楼。

说到这儿,也得提起一段王毓宝演唱的京韵大鼓《长征》。老太太的嗓子好,行腔是“楼上楼”的刘派风格,而这段还不能算“反串”(曲艺把演员演唱“本工”以外的曲种叫“反串”),因为她从小也拜师学了京韵大鼓。然而过去曲艺演出总有一些陋习,比如京韵大鼓演员演唱前,总要有些“铺纲”,介绍一下曲目内容然后说,“学徒我伺候您一段……”因为岁数小个子矮,要站在小板凳上才够着鼓的王毓宝,总会在说“伺候”二字时犯踌躇,虽然后来由检场的代替说几句,但一遇到挑刺儿的,必然慌神甚至忘词,倒不如时调演出起弦就唱。大约家里也觉得让闺女出来演出已经很艰难了,还要用“伺候”二字,最后也就专攻时调了。并不是所有园子茶楼都“待见”时调的,比如劝业场里的大观园和泰康商场里的小梨园,老板坚持观众都属于“上流社会”,一度坚决不要时调演出。而带着高上座率和调寄民瘼的“硬磕”节目:富有天津特色曲调的《七月七》、词句文雅的《悲秋》以及轻松活泼的《踢毽》,也愣生生地在小梨园站住了脚,从此,时调也登上了大雅之堂。

近几年,虽然岁数大了,但只要在舞台上,王毓宝的嗓子照样还是“金声玉振”般的敞亮,剧场效果也自不必说。其实,这嗓子也遭遇过危机。上世纪80年代后,戏曲曲艺全面恢复演出,作为中坚,王毓宝和一众劫后余生的艺术家也再次迸发艺术激情。然而过重的演出任务,让王毓宝的嗓子长了息肉。“当时北京一位音乐教授看到我的情况后,就严厉告诉我,要禁声治疗,不然以后别说唱了,说话都有问题。”但王毓宝还是继续演出,每次上台,倒是不抽烟了,往嗓子里喷药,舞台上居然一点听不出来嗓子出现了问题,就这样,原本可能半年多就可以治好的嗓子,一直“盘桓”了两三年,“当别人称这个听不出来问题的嗓子是奇迹时,只有我们做儿女的才心疼。奇迹的代价是各种疼痛难受也坚持演出的辛劳。”刘小凯说。

杂技乐队里“拽”出了大提琴

早期时调演出,陋规更甚。时调男女合演,男演员为“前脸”,不演唱却在女演员演唱时插科打诨,至于语言多有淫秽,不堪入耳,这也是时调最初遭鄙视、一些“老腔老调”完全被禁的原因。也正是因为王振清坚决让茶馆取消“前脸”,王毓宝才正式从票友变成玉茗春台上的正式演员。

在“时调”前面冠上“天津”二字是1953年的事情。之前的时调,可笼统地说是天津地方民歌体抒情小调的总称,新老“鸳鸯调”、靠山调、拉哈调等常见板式的曲目内容大多又与下层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,比如靠山调从绱鞋坊流入专供妓女清唱的落子馆。在王毓宝看来,这些都是精华和糟粕并存的。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,传统戏曲曲艺的改革主要是“净化”,当时,刚刚成立不久的天津广播曲艺团,就组建了以祁凤鸣等为骨干力量的时调革新小组,“首先就是对靠山调进行改革。”调整旋律、变化过门、丰富乐器,新曲《摔西瓜》一炮而红,紧接着,对传统曲目中《踢毽》《放风筝》等也都进行了整理,新声广获好评。这时,有人提出天津应该有自己的专属曲种,于是天津时调也应时应势地正名“天津时调”,作为直接参与改革的主要演员,王毓宝被称为天津时调的“缔造者”了。随着《翻江倒海》《毛主席来到咱村庄》以及后来的《军民鱼水情》等一大批现实题材作品的传唱,天津时调在北方甚至全国都有着一定影响力。此时,王毓宝演唱中的吐字也渐渐向普通话的字音转变,“当时也有人颇有微词,但实际演出效果和演唱技巧中传达出的韵味依旧,而且更有益于在天津以外的地区传唱,也就很快被接受了。”

天津曲艺团伴奏乐队里,曾有一段时间多了一件洋乐器——大提琴,把它加入曲艺乐队也是王毓宝首创的。当年曲艺团和杂技团合并在一起,叫“天津曲艺杂技团”。当时杂技表演的配乐都是庞大的民乐队现场演奏,而王毓宝唱天津时调的乐队也是一支庞大的民乐队,除了现在舞台上常见的三弦、四胡、琵琶、扬琴、笙以外,还有笛子、二胡、南弦等,杂技鼓曲穿插演出时,王毓宝发现杂技乐队里黄菊生的大提琴低音音域比传统乐器大阮,要更宽泛。在天津时调乐队伴奏,效果绝佳,而且还避免了时调乐队过于庞杂、乐声重复的弊病。后来杂技鼓曲“分家”,王毓宝就把黄菊生要到曲艺团,经过不断磨合,最终天津时调乐队固定了,“从这以后,只要老太太演出就是固定乐队阵容。”刘小凯有时和老太太开玩笑,说电视上民乐进国外大剧院演出时,那个藏在乐队后面的古怪大件儿乐器,不就是大提琴的变个中国风的外壳么。现在提名段《梦回神州》的创作,都会赞老太太采用了独立难唱的老鸳鸯调旋律,这只是一方面。直到1983年,那个不成文的“规定”还在起作用:老鸳鸯调等传统时调是连旋律都被禁止的,当时有老领导在初审《梦回神州》时还不置可否。然而《梦回神州》婉转低回的曲调得到了观众认可,也就成了王毓宝恢复传统时调中优美的旋律的契机,至此老调新声繁荣了曲艺舞台。还有个脍炙人口的小段《津门老字号》,当年是王毓宝应邀为电视系列片《百家老字号》配唱。词拿到手后,就在家边安腔边排练,一个多星期后,王毓宝在给导演的电话里试唱。她在结尾处有两个方案,其中就有用天津话半说半唱“天津卫的老字号”,而这个天津话版结尾让导演眼前一亮,经典由此诞生。不过在老太太从艺77周年的庆祝会上,老太太唱到结尾处,将“还得说咱天津卫的老字号”变成了“还得说咱天津卫的天津时调”——就是要把天津时调,继续唱得响亮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津礼仪公司 天津礼仪 天津礼仪庆典 天津开业庆典 天津礼仪小姐 天津模特 天津模特公司 天津演艺 天津演艺公司 天津演出 天津演出公司 天津会展 天津会展公司 天津公关 天津公关公司 天津舞美 天津舞美工程 天津舞台搭建 天津年会

上一篇:天地人和演艺-数万梅花拳弟子齐聚平乡祭祖拜师
下一篇:天地人和演艺-京西太平鼓 在纸上复活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