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人和演艺-相声与中国社会30年
2016-02-19 20:54:4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相声在春晚比重的逐年降低,被视为是相声这一曲艺形式已经趋于落寞了
未来在民间:春晚相声与中国社会30年
未来在民间:春晚相声与中国社会30年


  相声曾经是春晚盛宴上最重头的一道大菜。在1983年的首届春晚上,一共有9个相声节目轮番登场,当年的相声节目总时长超过了90分钟,这个记录迄今没有被打破。

  在春晚比重的逐年降低,被视为是相声这一曲艺形式已经趋于落寞了。有人觉得,相声曾经的讽刺犀利都随着电视相声的发展逐渐淡化甚至消失。最重要的是,春晚里的相声,越来越不好笑了。

  无论如何,春晚相声几乎成为了建国后相声的一种主流形态,它与中国社会的发展脉络是紧密相连的。

  相声的黄金十年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来临前的几年,中国做好了正式起跑的最后准备。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十八个手印,后来改写了中国整个农村政策,当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,为这个迷茫的国度指引出了一条道路。虽然社会上“左”的思潮依旧强大,但是向来冲在社会改革头一线的文艺界,却想第一个跳进河里,看看传说中能保着人们过河的石头,到底好不好摸。

  而相声,则更是文艺界的先锋。

  这么说其实并不为过,1949年建国以后,文艺界要进行改造,上讽刺官员显贵下讽刺农民小市民的相声几乎断绝。除了极少数能够与时俱进地将曲艺改造成政治宣传工具之外,几乎所有的曲艺演员和曲种都遭受到了不亚于灭顶的灾难。北京的单口大王刘宝瑞的《君臣斗》的全本录音至今也未凑齐——也许注定无法凑齐;刘先生本人的死因和遗体——至今也无从知晓。天津的大师马三立被发配到农村改造,一度曾认为自己一生无法回到舞台。传统段子《八大改行》的场景再次回到现实。

  然而首当其冲的,往往是最早复苏的,文革结束在文艺圈的最早迹象,也发生在相声中。收音机里传出的王佩元的《挖宝》、姜昆的《如此照相》以及常贵田的《帽子工厂》让人久违了那种直逼最高层的政治批判型的相声。虽然是批判政治,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三个段子并不纯粹,充其量只是对政治失事一方的安全的落井下石。但是对于当时的社会,只要是批判的,就已经够了,人们压抑的久了,突然有了相声这么个管道,于是相声就被捧得很高很高。相声在八十年代,迎来了自己的黄金十年。

  于是从有春晚开始,相声的比重远远超过其他艺术类型。正式节目之前,晚会还安排了相声大师侯宝林单独的讲话环节。主持人马季和姜昆还代表相声界向全国观众问了好,要知道,当时有这殊荣的,只有王景愚和刘晓庆。

  相声在当年的重要性还能在节目的数量上体现出来,春晚第一年,马季和姜昆各自说了三个段子,侯宝林侯耀文父子两个也各说了一个。说当年相声是春晚的半壁江山,应该没有人会有任何的意见。只是当年的段子还都比较保守,马季和姜昆还没能从当年的歌颂型相声走出。然而我们也不能太过苛责,毕竟是春晚的第一次(不算1960年那次),政治上保守一些还是情有可原的。

  然而相声在民间显然受到了鼓舞,一时之间,无数的前无古人,可能也后无来者的段子被创作出来。1984年,《并非讽刺裁判》和《糖醋活鱼》的出现,给爱相声的人们着实打了一针兴奋剂。少马爷也一度以《纠纷》和《五味俱全》杀进了人们的视野,牛群、冯巩更是犀利,《我错了》、《小偷公司》也成为了难得的作品,春晚上牛群的那句“领导,冒号!”也成了当年的流行语。九十年代《曲苑杂坛》曾拍了一系列相声TV,其中大部分的段子,都来自于八十年代的那段黄金岁月中。

  春晚相声进步的速度虽不及民间,但是稍逊的进步速度乘上春晚极大的传播力,给人的影响却能大过民间的声音。

  1984年马季用唐山口音说了一段单口的《宇宙牌香烟》,夸大宣传和虚假广告成了被讨伐的对象,人们笑得前仰后合。1987年的《五官争功》则更是经典。姜昆似乎也受到了师父的启迪,从80年代前期不疼不痒的《看电视》、《夸家乡》、《照相》之后,一下子贡献出了《虎口遐想》、《电梯奇遇》、《捕风捉影》等佳作。

  金钱时代的到来

  历史从1988年直接跳到1990年。那一年,中国举办了亚洲运动会,北京的路修到了四环,浦东新区的开发,也从计划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工程。然而这些并没有解除人们的忧虑,国际的封锁,外资的撤出,让刚见起色的中国经济,似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。

  于是1990年的春晚,相声小品虽多,却一个个战战兢兢,内容上除了学唱歌,便是学广告。唯一能勾起人们一些联想的,竟是小品里陈佩斯的那句:“队长,别开枪,是我。”

  那几年有不少让人骄傲的事情,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深化,人们对物价的上涨也不再像当年那样的冲动。以前人们对物价上涨的敏感,此时却成了相声中讽刺的对象,姜昆在1991年说的《着急》,成为了少见的佳作。

  写诗的年轻人不见了,人们对文字的热爱转移到了盛行的文化衫上。年轻人似乎个个都成了王朔前几年笔下的顽主,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个天才作家的敏感。这样的精神也传染到了相声当中,当年那深刻的犀利的幽默,如今却变成了廉价的油嘴滑舌。当然这正符合人们的胃口,人们不再需要深刻和犀利,油嘴滑舌正是人们需要的,牛群冯巩的《办晚会》正是油嘴滑舌的代表之作。正是在这样的局面之下,春晚相声似乎又迎来了一个小的高潮,闫月明的《论捧》、李金斗的《跑题》虽然还有八十年代的样子,却始终没达到《五官争功》一半的功力。而《8字谜》、《点子公司》则宣布了金钱时代的到来。至于牛群、冯巩的《拍卖》简直把那个时代刻画到了极点。

  1994年,中国足球职业化。联赛初始球迷们爆满的人数和热情,几乎在向所有人宣誓,我们迈进了人性的正常状态。进入正常化的,除了中国足球和人民的精神状态,还有中国的国际形势。此时百姓们的生活,真的像1995年春晚上解晓东的歌词:团圆饭七碟八碗围成一火锅,不知道吃啥喝啥大伤脑筋。

  然而更伤脑筋的,应该是中国当时的相声演员们。那个时候,正是小品火的时候,赵本山、赵丽蓉两个大咖基本上每年都能贡献出精品,而正应了1994年黄宏《打扑克》里的那句“相声明显干不过小品”,相声在这几年更像是担任了另一种意义上的主持人,1997年便出现了《送春联》、《送祝福》、《送你一支歌》三“送”同年登春晚的相声。

  其实在这几年,相声所经历的转折期当中,还是让人能多少看到相声有复苏的一丝丝可能。不断成长出来的新生事物,也为相声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题材。虽然原有的批判型相声越来越少,但还是有奇志、大兵《白吃》这样的佳作出现。只可惜这一对当时的闪亮新人,之后的好作品都留给了《综艺大观》,迅速成名之后又迅速裂穴分道扬镳了。

  找不到乐子了

  春晚毕竟是春晚,政治上的限制总还是有的。于是乎,春晚只能在形式上进行改革,1985年春晚走出演播大厅失败之后,1996年的春晚选择了在北京、上海、西安三地连线直播的形式,着实还是让人眼前亮了一下。当年的姜昆换掉唐杰忠,第一次和戴志诚上台,便根据当时火爆的球市说了一段《其实你不懂我的心》。记得当时台下分别坐着国安队和申花队,范志毅耸着肩膀笑得差点儿抽过去,不料想第二年就被国安九比一狂扫,彻底没了笑脸。

  最让人可惜的,其实是牛群和冯巩。其实这几年,能和赵本山、赵丽蓉在春晚上抢笑声的,相声圈也就冯巩和牛群了。但是由于牛群去了蒙城做了牛官,冯巩也变换了搭档,2000、2001连续两年推出佳作之后,2002年起便开始走了下坡。牛群回来之后,上了几次春晚跑龙套,表现的也都差强人意。毕竟做过官的人,再重新回到台上扮演小丑,架子一端上便卸不下来了。应该是从2002、2003年起,中国人开始在春晚上找不到乐子了。

  2000年以后,冯巩的相声和小品没了区别,春晚也再没了像当年“忽悠”、“拐了”等在社会上流传一整年的经典语录。除了“我想死你们了”这种自以为是的陈词滥调,便是开始捡网络上过气的词汇来凸显自己的“与时俱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草根力量的崛起

  2005年,中国第十三亿个公民诞生。十三亿,不知道这是不是点燃地火的最后一个火苗,民间的力量在这一年也喷薄而出。中国一个草根火了,她叫李宇春。

  那一年火爆程度不次于李宇春的,在文艺圈恐怕只有郭德纲了。郭德纲火了之后,天桥德云社的剧场外的黄牛们都恨不得自己真的是牛,可以吃一顿饱三天地天天守在德云社的门口,买一张郭德纲的票。于是乎,中国的民间开始呼唤着能在春晚上看到郭德纲。

  面对着民众的呼声,郭德纲显然比周立波更沉稳,也更聪明。郭德纲从未说过自己只是“京津人民的小菜”,不当“全国人民的水饺”。而是用了更草根的方式从根儿上断了自己上春晚的可能,那就是一个《我要上春晚》的段子。

  这几年的中国大师陨落,中国相声最大的两个团——中广和铁道的顶梁柱马季和侯耀文时隔半年先后去世。象征着主流相声圈子最高水平的旗子倒下之后,相声在民众的心中,彻底地和郭德纲画上了等号。

  中国的未来在民间,中国的未来在草根。草根不及想让谁火谁就火的体制,草根想出头,靠的必须是自身的真本事。草根郭德纲的兴起,除了时代之外,更多的原因还是自身的能耐足够HOLD住观众。可惜有的人就是认不清楚这一点,刚半火不火,就想扬名立万。郭德纲的大徒弟何云伟和郭的师弟李菁单飞之后上春晚说的段子,除了段子不好笑之外,一切都充满了讽刺的幽默感。春晚想借捧红两个“叛将”来跟郭德纲叫板,结果更加巩固了郭爷的地位。他们不知道,郭德纲早把观众们的口味养刁了,相声圈子再也不那么好混,没点真绝活,真的没办法上台混了。

  人民的口味越来越刁,春晚也越来越难做。难做的原因不只是人们早已厌烦春晚三十多年基本没变过的形式,更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能说的东西越来越少,不能说的东西越来越多了。相声脱离了讽刺,也便没了生命力,这不仅是相声的悲哀,也是整个时代的悲哀。当年马季的《五官争功》多么犀利,而转而回想下马东的《新五官争功》,最能让人记住的,似乎还是董卿把马东说成马季的那个口误吧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津礼仪公司 天津礼仪 天津礼仪庆典 天津开业庆典 天津礼仪小姐 天津模特 天津模特公司 天津演艺 天津演艺公司 天津演出 天津演出公司 天津会展 天津会展公司 天津公关 天津公关公司 天津舞美 天津舞美工程 天津舞台搭建 天津年会

上一篇:天地人和演艺-曲艺的六种艺术手法
下一篇:天地人和演艺-北方昆曲剧院 《孔子之入卫铭》演绎圣贤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